【永利皇宫】九位科学家的新年愿望

我的2015:九位科学家的新年愿望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9位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分享了各自的人生目标。

美国宇航局首席科学家Ellen R. Stofan:

迈向火星、激发多样性

到2015年年底,我希望宇航局能朝到2030年将人类安全送上火星迈出一大步,并且我还希望能激励女性和其他少数族裔追求或坚持从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职业。这些目标也是让我保持进取心的个人灵感来源。

要达成第一个目标,我们需要在两个方面取得重要成绩:有关火星环境的科学发现以及能减轻微重力对人体影响的技术进步,以便为太空长途飞行作好准备。NASA的“好奇”号火星车将继续攀爬夏普山,研究火星沉积物,从而更好地理解这里的水的历史。同时,火星大气与挥发演化探测器将量化大气气体的损耗。

针对第二个目标,我将继续树立起榜样,支持有效的STEM项目。我还将参加南非国家科学节和女子学校国际峰会等活动,我希望能用科学事件吸引STEM学生。

英国首席医疗官Sally Davies:

耐药行动、锻炼

到2015年年底,我希望能够看到针对耐药性的全球行动。现在,人们日益缺乏针对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有效性不断缩减的准备,而耐药性将影响经济和健康系统。基础科学研究过少和很少有企业致力于新疗法和诊断法的研发。

因此今年我将通过世界卫生组织及其执行委员会推动达成耐药性研究、监控和行动的全球计划,这一计划已经获得世界卫生大会压倒性的支持。我还将倡导药品—微生物组合的实验室监督和抗生素管理项目。

我还计划在2015年提高我的身体健康状况。如果健康是药,我们都将需要它,降低癌症、心脏病和痴呆症的风险。但自己慢跑非常无聊,并且它会影响我的肌腱。因此我打算跟朋友一起跑步,并练习普拉提。

美国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Sue Desmond-Hellmann:

15年计划、举重

永利皇宫,我今年第一个愿望是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能帮助全世界应对健康和发展大挑战。这包括阻止埃博拉疫情在西非蔓延并采取措施避免未来再次暴发;努力推进根除非洲小儿麻痹症项目,同时加速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对抗小儿麻痹症的步伐;说服各国加大对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资助力度。基金会还将继续支持疟疾和艾滋病病毒研究。

另一个决心是,确保我们会反思基金会在成立15年中达成了什么目标并学到了什么经验,以及我们将在未来15年完成什么任务。我希望确保我们在如何最大化自己的影响方面富有创造性和建设性。

在个人层面,跑步和骑车帮我保持工作需要的清醒头脑和活力。我希望能增加一些举重运动。而且,我希望能更慷慨。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教授谢毅:

更有能效、交叉学科

作为面向可持续能源生产迈出的一步,到今年年底,我希望自己的实验室能稳步提高光、电子和光电子化学能的换能效率。我的个人目标是能与领域之外的人更好地沟通。跨学科间合作对克服当今面临的巨大挑战非常重要。

要实现第一个想法,我们计划设计能提高媒介物的密度和移动性的新超薄二维半导体碱催化剂。这能增加光子吸收和电荷转移,并消除媒介物的重组。理解这些材料的结构和功能间的关系对它们的实际应用十分重要。而这些理解就需要交叉学科间的合作。

因此,要达成第二个愿望,我将探索化学以外的学科,例如同步加速器辐射和正电子湮没。我计划阅读不同的期刊、参加不同的会议和参观不同的实验室。我将努力向其他学科人员和公众传达我们的发现。这对鼓励下一代投身科学十分重要。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Christiana Figueres:

锻造新气候合约

人类对气候变化负有责任。科学表明这毋庸置疑。这个简单却能带来世界性改变的事实是各国政府今年年底必须在巴黎达成新气候变化合约的原因,以便达成人类在本世纪末不会再向大气中排放更多温室气体的目标。

我的工作是帮助各国达成这一目标。这意味着协调195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的意见,而且来自数百个非政府组织和企业的数千代表和数千观察员也有各自对新公约的期许。我将加倍自己的外交努力,以确保各方都意识到一个强有力的条约是通向可持续、有弹力、更健康和可持续未来的唯一可行道路。

即将到来的巴黎峰会将可能影响子孙后代的生活质量。我们有机会选择走向人类和经济成本增加的道路,还是更安全、更稳定的未来。

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总干事Rolf-Dieter Heuer:

最高能量、平稳切换

去年,我开始担任欧洲核子研究中心总干事。在许多方面,今年将与去年相似:我们将期待世界最高能的粒子加速器创造新纪录。等到离任时,我希望能够看到大型强子对撞机以13万亿电子伏碰撞并收集数据。

LHC经过了两年的大量准备工作,这些能量事件将在5月发生。该设备已经冷却到运行温度。我希望碰撞能带来与希格斯机制同样重要的发现。

我还期待能与我的继任者、朋友及同事Fabiola
Gianotti密切合作,以确保领导事宜的平稳交接。今年,CERN无疑会运行良好,而我将于2016年4月出任德国物理学会主席。同时,我还计划享受作为CERN总干事的最后一年时光。

拉丁美洲社会科学院性别、社会和政策区域主管Gloria Bonder:

性别平等

今年,我计划将更多时间投放在协调拉丁美洲聚焦一个名为“SITE中的性别”(性别在科学、创新、技术和工程领域)的跨学科国际项目。特别是,我将与SITE性别政策制定者仔细琢磨数据收集和项目评估策略。我们的目标是将性别分析和性别平等目标纳入主流政策,以便SITE界能更好地服务女性和男性的生活及生计,并且有助于包容和持续发展。

拉丁美洲在性别平等方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尤其是在过去10年间。我尤其为阿根廷、哥斯达黎加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创新教育项目感到骄傲。该项目旨在提高女孩和年轻女性在科学和技术项目及产品方面的兴趣和能力。智利和阿根廷科学界的平等规则也令人鼓舞。

但障碍仍然存在。要解决它们,重要的是应意识到,当处理性别问题时,尤其是在科学领域,没有“成功”是必然的,肯定会存在阻力和后退。

中国浙江大学医学院传染病诊断和治疗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今年,我的主要目标是吸收更广泛的知识。我的实验室就是一个好例子。我们使用宏基因组学和环境转录组学等工具分析在肝脏疾病发展过程中,微生物交互网络的作用和结构。这帮助我们研发诊断、治疗和预防肝硬化等疾病的新策略。

我们还希望阐明抗生素和益生素对肝脏的影响。我们已经跟进了80名肝硬化患者半年时间,以阐明益生素对疾病进程的影响和作用机制。为了研究患者肠道微生物组的改变,我们还跟踪了40名肝功能衰竭患者的情况,每周进行样本收集,现在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我们希望找到可以治疗肝病的新益生素。

在新的一年里,我还希望为我的团队创造更多的机会,与其他国家的人进行交流和协作。我们打算参加更多的国际会议。

英国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院长Athene Donald:

更多女性、更多博客

今年以及未来几年,我的愿望是推动丘吉尔学院的毕业生男女比例达到50:50。丘吉尔学院一直保持着招收公立学校学生的良好记录,但接收的学生中只有35%是女性,甚至比数学和工程学院还少。吸引最好的年轻女性从根本上而言非常重要。

按基金会条款,丘吉尔学院有义务接纳70%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学生。但在数学或工程学领域,我们没有女性讲师。这就导致在公开日没有女性面孔欢迎潜在的申请者。我的目标是改善2016年招生中女性的申请统计数字。

就个人而言,我希望撰写更多的纯科学博客。我经常写科学文化和性别等议题。我希望未来能将我的研究清晰扼要地写出来,推动公众参与也是科学家的重要职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