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牧还草让老百姓受益

四河源头非保护不行 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在祁连山北麓,分南山和北山两部分,有天然草场4676万亩,其中可利用草场4187万亩。由于干旱、超载过牧、滥挖药材和开矿等人为活动,草场退化面积达全县草场面积的97%。 与上世纪60年代初相比,各类植物覆盖度和密度平均下降20.5%。 目前,重点实施退牧还草工程的南山地区,面积达35118平方公里,是疏勒河、党河、榆林河、石油河等4条河流的发源地,境内975条冰川所蕴育的滚滚河水、涓涓细流,哺育着玉门、安西、敦煌、肃北、阿克塞等县市广袤的土地和49.4万各族群众。肃北南山地区草原退化、沙化、盐碱化,冰川、雪线上升,为世人关注。 最近,笔者来到3400米高海拔草原,了解退牧还草情况。在盐池湾乡雕尔力吉村老牧民曲力腾家的蒙古包,老人介绍说,“我小的时候,平草湖一带草长得一人高,也密,牛进去都看不见,草丛里到处都是鸟蛋,现在几乎成了戈壁滩。你说不禁牧行吗,禁得太迟了。草没了,河干了,我们咋活?四河源头的草原不保护不行。”走出蒙古包,听着党河水涛涛不绝,眺望夕阳映照下的雪山、冰川,银光闪闪。在肃北着名的旅游景点老虎沟透明梦柯冰川,同行的司机旦木登在老虎沟沟口告诉大家,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他常赶着生产队里的牛来这里放。过去,沟口全是冰。现在,要从这里步行40多分钟,才能到达冰川脚下。 退牧还草让百姓受益 肃北县是全省10个实施退牧还草县之一,主要以保护和恢复天然草原植被为核心,以提高农牧民生活为目标,以中央投入带动地方和个人投入,共同建设草原生态环境。项目建设期限为2003年至2008年。 涉及四乡两镇911户牧民,4008人,25万头牲畜。工程自2003年启动以来,已完成投资6600万元,实施草原围栏400万亩。 鱼儿红乡大黑沟一带,山大沟深。 金沟村支部书记敖琪尔说,国家投巨资退牧还草,受益的是牧民群众。在玉门跑出租的鱼儿红村牧民巴特说,和父母单过4年多了,没多少草场,有100多只羊,带给别人放着。一家主要靠跑出租车过日子。退牧还草好,我准备把草场交了,把羊也卖掉,不放羊了。国家给我一些补助,想更新一下车辆,安心跑车。 要给野生动物留通道 肃北县野生动物管护站的同志谈及草原围栏时,情绪激动地说,国家实施退牧还草工程是为了保护草原自然生态环境,可在草原上拉了围栏后,野生动物往哪里去?搞围栏不能围水源,不能围野生动物活动频繁区,要给它们的迁徙留通道。 他们介绍说,今年4月,在石包城乡大井泉巡查时,发现围栏内有三只鹿,没有平时的那种警觉,跑得也慢,是因为没水喝,走不动了。他们追了两个多小时,才把鹿从围栏中赶了出来。 如果不发现,鹿就没命了。围栏搞了好多年,上世纪70年代是石墙墙,上世纪80年代是木桩,90年代是水泥桩,现在用的是角铁桩围栏。但草原还是没得到真正的保护。县林业局局长索依拉介绍说,肃北境内有野生动物174种,有野牦牛、野驴、白唇鹿、雪鸡、黑颈鸡等32种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盐池湾是甘肃高原有蹄动物的集中分布区,海拔都在3000米以上,不宜人类生存,应当把属于野生动物的领地还给它们,在盐池湾实施全境退牧,把它建成非洲大草原一样野生动物的乐园,其生态、经济和社会等方面的效益是不可估量的。 减少人类在草原上的活动 别盖乡乡长玛拉沁夫拿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贴着今年随县上领导赴青海三江源区达尔县、内蒙古额济纳旗考察学习退牧还草经验的资料,是实施退牧还草、禁牧区牧民搬迁、以草定畜工程等经验。玛拉沁夫说,肃北草原大部分属荒漠和半荒漠化,在这样的草场搞禁牧休牧,没有可借鉴的成功经验。如果管理跟不上,仅靠围栏达不到保护草原的目的。要恢复草原生态植被,涵养水源,关键是要减少人类在草原上的活动,鼓励牧民转产转业,走出大山,减少依靠畜牧业生活的人口数量,保护草原生态。一方面要转变传统的畜牧业生产经营方式,调整畜群结构,提高适龄母畜比例,加快牲畜出栏周转。肃北牧民放养牲畜的习惯是,一只羯羊养三五年后才卖,而每年的毛收入只有20多元,耗草量却不少,对草场的压力大,出售时也只能卖350元左右,而一只羔羊当年育肥出售,也可卖220元。 另一方面要提高畜牧业单位畜产品产量,引进繁育适应本地的肉毛兼用、耗饲草料少的牲畜品种,减少牲畜数量,提高牲畜个体质量,发展质量效益性畜牧业。严格以草定畜,禁牧区不放牧,休牧区、轮牧区少放牧,为草原的休养生息创造宽松的空间。 草原站的同志谈到以舍饲养殖替代传统畜牧业时算了一笔账:一只羊按一天吃3公斤草计算,一年就是1095公斤。 养100只羊,就要有30亩饲草地。如果大范围地实施舍饲养殖,势必破坏草场。他们认为,在高海拔、荒漠性草场的牧区,以舍饲养殖替代传统畜牧业,不现实也不科学。如何实施好退牧还草工程,让国债项目发挥最大的效益,这是肃北县正在着力攻坚的关键问题。
投稿人:上海市家禽行业协会 吴瑞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